The King Of Kaytrog

王和王子 十题:

【全员原创,就是个王和王子的故事,亲父子,隐耽美(?)本身这个设定是想写魔戒同人的,但后来想想——还是不要糟蹋托尔金教授的美美的精灵角色比较好……顺便,我爱瑟兰迪尔!吾王艳绝中土! (∩_∩) 然后就是作者很懒,这个坑……它就是个坑,并且是个冷到银河系的另一端的坑……

最后:@该隐——大厨,愿伊尔碧绿丝保佑您长青安乐如佛罗多庭院里的那棵梅隆树,也愿你还记得我们当初曾把 Tînheleg这个名字短暂的提及——虽然我最终下不去手写TT,但这个辛达语名字优美且忧伤的寓意我珍藏至今。】

First. 王之冠冕

你踩着柔软的天鹅绒软垫,踮着脚从阅兵台的栏杆上倾身望去,台下的兵阵自你脚下延绵至纯白之门以外,那圆门拱起的弧度映在你纯黑的双眸中,它的颜色洁白如四下飘落的白雪,半月形的纤细宛如小Normath粉红润泽的指甲——它离得那么远,是你目所能及的尽头。(注1)

风声于你耳畔凛冽,卷着柳絮般的细雪吹过长枪的锋刃,那刀丛林立的景象教你沉迷,再近一点,你微微阖上眼,妄想能听见雪片撞上黑色铠甲的沉闷响声,或当他们被枪刃切开时的哀嚎。

Keke-Gorod家族的血脉让你执着于战争的绚烂和残酷,让对生与死的体验成为你生命里无可替代的追求,你曾无数次梦见自己手握那把铭刻着王的姓名的战刀,梦见高亢有力的战鼓声击打耳膜的节奏,梦见纵马驰骋在疆场的满目疮痍,然后梦见从喉管里喷薄而出的鲜血的温度,刀锋切入皮肉的撕扯,还有头颅落地时的钝响。

你感到全身的血液骤然变得沸腾,然后,一根冰凉的手指贴上你的眼睑,迫使你猛然闭合已经张大到极限的双眼,你能感觉到自己柔软细碎的睫毛扫过他的指腹,然后是他指节上佩戴的戒指,被风吹成了彻骨的冷,就像是你名字里寓意的洁白事物。

你能感觉到身体骤然腾空,军号声响起,激昂着划破阴沉的天际,二十万个脚步声与兵甲碰撞声融为一体,轰然间响彻天地,然后你睁开眼,看见他英俊至极的面容与鬓边零星的白发。

“我想你并不希望摔下去被扎成刺猬。”
艳丽繁复的红宝石王冠被他佩戴在额际,Keke-Gorod I —— The king of Kaytrog对他的儿子如是说。

你张开胭脂色的唇,稀薄的白气和着呢喃的话语自舌尖划出,“真美——”你脑中有限的词汇完全不足以形容眼见这壮丽与肃杀带来的震撼,哪怕它们带给你的满心愉悦犹胜过置身于夏宫姹紫嫣红的春天。

但凯特罗格的王显然不能理解你的悸动,你看见他与你一般黑沉却仿佛被镶嵌进漫天星斗的眼睛里疑惑的神色一闪而逝,随即他挑起唇角与眉梢,给了你一个骄傲不亚于夏宫春日暖阳的笑容,“谢谢。”他显然会错了你的意,“我的荣幸。”

哦不,你可没有说他——你懊恼似的皱起眉毛,然而他笑起来的神色着实称的上美好,哪怕那无可避免的加深了唇边的纤细纹路。

他的手指不动声色的揉开你的眉心,他将你抱在怀里用披风遮挡住吹向你的雪花,半侧过身与将军们严肃的交谈着,你抬眼不经意瞄过Tunabolo将军钢铁般紧绷的面容,然后转回眼睛去看台下的士兵,二十万,铠甲鲜明旌旗蔽日的国之利器,他们归属于Kaytrog,归属于他,将来也会归属于你。

“很伟大不是吗?”他的声音像是冰封下的黑河水,低缓的淌进你隐藏在礼服和皮肤下的心脏,“帝国的战无不胜之师——有朝一日它的帅旗将归附于你,Tînheleg,伴随着那无上的荣耀和辽阔的疆土,以及无数臣服于你、爱戴于你的子民。”

那一刹那你的心脏剧烈跳动,重新沸腾的血液几乎灼伤你的皮肤,然后你就感觉到莫名的沉重,无数的责任与义务汹涌而来,与二十万条性命等重的重担压向你稚嫩的肩头,束缚起你天马行空的心思与同样埋藏在血统中的,对自由的渴望。

你的心脏被压迫的颤动,你回过头去望向国王的面容,他王冠上的红宝石像是被煮沸的鲜血,又像是晨间升起的朝阳,深深的烙印在你的眼里,你的心上,风声在此刻的你听来宛如王族高亢绵长的赞歌,那源远流长的血统于瞬间具象,携带着它独厚的欲念与高尚席卷而来,将你卷入渴望的烈焰中,包裹你的每一寸肌理,炙热你的每一次呼吸。

“我挚爱于您及您的每一个决策,father。”你听见了自己稚气的声音,“赞美您赐予的光辉与荣耀,但我心中永生不灭的Keke-Gorod之光属于Kaytrog举世无双的红宝石冠冕与它至高无上的王权,世间万千造物都有腐朽之日,唯有它们能繁荣昌盛,永世不衰。”

北风吹起你夜河般的长发肆虐飞扬,兵阵传来沉沉的脚步声,好似是静默的冰雪忽然炸开,发出震耳欲聋的狂啸,震撼着有幸得闻者的心田。(注2)

你无法透过飞散的发丝窥探王的神情,直到他抬手为你把头发掖回耳后,他的神色莫测一如既往,不动如山的漠然,恰到好处的笑容,由内而外的正气,不可侵犯的庄严,还有冰冷的凛然,微妙的欣慰以及一闪而逝的感慨。

“我该欣慰于你无与伦比的勇气与高不可攀的志向。”他最终开口,望向你的眼睛像是透过你看到了他的Kaytrog,那伟大的帝国与宽广美丽的疆土,还有其上数不胜数安居乐业的他的子民,“但却不得不怀疑你是否真的了解过王冠的沉重。”

你不由自主的看向那庄严精美的王冠,不由自主的默默估算它的重量,他的声音给与你前所未有的震撼,“知道王子在何种情况下才能成为国王么?”

你摇头,却不知自己懵懂的神情与艳丽的面容同样像极了已故的先王后。

“很简单,旧王驾崩,新王登基。或者说,在我死后,你就必须继位成为Kaytrog的王。”他的声音放的轻柔,就像是怕这个答案会吓坏了你,但你依然被震撼的全身僵硬。

“不!”你的确了解过死亡,它诠释了你母亲的离去,以及你与她的诀别,你已经永远的失去了双亲中的一位,这使得父亲这个存在成了你赖以生存的唯一,你信念和勇气的基石,你的整个世界的支柱,你无法想象有朝一日他永远离去,从此再不得见,那么你的世界将无可挽回的崩塌为齑粉。

他的手敷上你惊惧万分的眉眼,他转过半边身体向循声望来满脸诧异的将军和大臣们缓缓的摇头示意一切如常不必大惊小怪,扣在你腰间的手指改为轻抚你的背脊,沉默却温和的终止了你的声嘶力竭。

“冷静些,我亲爱的。”他低下头将嘴唇凑到你耳边,“这就像是玉兰树的花苞,每一朵绽放后都无可避免的枯萎,来年又会有新的玉兰花在枝头打苞——Kaytrog的王冠和王座也许可以永世不朽,但人的寿命却终归会走到尽头。我也曾经像你如今般年幼,然后生命迈开步子,我们走向成熟,走向衰老,最后走向死亡——这是每一个生命必然行走的旅途,没什么可怕的,至少不至于让你大喊大叫扰乱整个阅兵式,我不得不说作为王子这有些失礼,哦,也许你更应该立即停止扯我的头发,很疼。”

但你依然不肯松手,死死的攥住那一把如绸缎般光滑的黑发,你攥的那样紧,生怕一撒手他就不见了,从此也不会再出现在你面前,不会再拥抱你、亲吻你、教导你,你用尽所有的力气调整呼吸,克制住颤抖和不安,轻声问他,“王冠很沉吗?”

“戴着王冠就像是把整个帝国的分量压在脖子上。”他试图逗你破涕为笑,显然没有成功,“它代表着王者的责任,纵伸两百三十万的疆土,四十万人的军队,一百五十万人的子民,辽阔的疆土需要王的坚守,重多的军队需要给养和训练,子民需要足够果腹的食物足够保暖的衣物足够居住的房屋,还有各种民族之间的纷争领国的领土归属问题与宗教信仰的矛盾需要调和,商业与工业的发展是必然也是必须,这些都是王的责任和义务,也是我的工作,因为这是我的国家,我亲手缔造了她,也必将穷尽余生守护她,直至我生命的尽头——在我之后,这是你的责任,因为你终有一日会成为Kaytrog的王,你会被冠以The King Tînheleg 的尊号,然后继承我曾拥有的一切,守护我曾守护的全部,延续我留下的轨迹并开拓出我未能有幸得见的奇迹,my dear,这才是王冠的重量与它代表的东西,如今它被你所期待,以后它将被你所拥有,再后来被你的孩子和孙辈继承,连同这权利与责任一起,代代传承。”

“它属于我、”你扑闪着睫毛抬起头看向他,修正道,“我们。”你的语气庄重的宛然宣布一个隐秘的誓言,哪怕此时还年幼的你并不能完全理解他真正的用意。

他把你抱上肩头,执起你被冻着了的手放进自己的领口,你能感觉到指尖的触感温暖且光洁,他已重新将视线投入阅兵式,于是你别扭且娇纵的一撇唇角,抱紧了他的头颈,用脸颊反复磨蹭他的鬓角,像一只撒娇的小奶猫,遗传自他的黑色长发发梢正好戳进他的领口,有一下没一下的刺着他的锁骨,那一定很痒。

他不得不抬手轻揉你的额头,用压低的声音诉说着他为之担忧已久的隐患,“诚然,你总有长大的那天,到那时,你的人生里会出现比父亲更重要的意义,除了你的祖国,还有权利或者战争。但无论以后如何,要切记你今天对血统依赖与包容。你已经有了两个弟弟一个妹妹,且今后会有更多,他们都是你血脉相连的亲人,所以你绝不可以主动去伤害他们,不管是出于何种心理——你是我最爱护的孩子,作为一个父亲,我不想将来有一天要以手足相残的罪名来审判你。”

你低低的应了声,转开眼去数他鬓角的白发,他对你的担忧不无道理,你确实不喜有人来分享独属于你的父爱,但是——当你的弟妹被他称呼以my son 或 my daughter 成为内廷习以为常的惯例时,my dear 这个称谓却由你专享,独一无二,一如既往。就如同不管往后还有多少Keke-Gorod家族的后裔将出生,能与他分享红宝石王冠的唯你一人。这对你而言已经足够满足。

阅兵的号角依旧慷慨激昂,洁白的雪花在风中飞舞,延绵的兵阵给予你此生难以磨灭的震撼,尤胜于此前你经历过的夏宫春日,尤胜于此后你经历过的大小无数战役。
拥你于肩头的是你的王,亦是你的父亲,他的身形挺拔的能支撑住你的整个天地,他的肩上渐渐落满白雪,但他的眉眼却能让你的整个世界从严寒中苏醒,从滴水成冰化为姹紫嫣红。

多年后,你将与他如今一般白雪满肩,身姿挺拔的立于王陵之前,那时,他曾经与你说过的话已尽数成为现实,包括你当时所不能理解的部分。你终究成为了Kaytrog的王,头戴红宝石王冠手握至高无上的权柄,你的子民爱戴于你,你的军队效忠于你,你的疆土比他在位时更为辽阔,你的祖国欣欣向荣繁荣昌盛。
你的子女依赖于你一如你对他从未断绝的依恋,但你明白他们也终将长大,离开父母的巢穴展翅高飞向天高海阔,然后在你逝去后继承你的王冠与责任,延续你的血脉,Keke-Gorod的无上荣光就此得以代代传承,永世不朽。

而此时他已经辞世多年。

“Keke-Gorod……”你面向王陵低声呢喃,四周飞起白雪,就像是回到了多年以前,那个冬日的阅兵式,他还在你耳边低声絮絮而语。

Keke-Gorod. 你的姓,他的名。

【这世上没有不死的先王,也没有不沉重的王冠。】

当时他曾如是说。







【 The End 】


——————
注1:Normath公主,Keke-Gorod I 的三女儿,Tînheleg的妹妹
注2:Tînheleg这个名字的本意是silent ice,即寂静的冰雪,时年九岁。

咳,谢谢观赏,能看到最后的同志脑回路一定和我一样清奇……文风什么的还是受了大厨,也就是@该隐的影响,脑洞什么的,设定当初是为了写魔戒同人而设的(标签的由来),当然现在已经面目全非了2333。梗来自大王与小叶子的一个条漫,当然人家是很温馨的。
至于各种非中文的名词——其实我是个英语渣所以认真你就输了。
最后,还是谢谢大家。

评论 ( 1 )
热度 ( 3 )
 

© 今别去 | Powered by LOFTER